欢迎访问黄骅文明网 
天气预报:
你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> 道德模范  >> 黄骅好人

黄骅市二麻沽村有位“好嫂娘” ,照料残障小叔子38年任劳任怨

2020/6/29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浏览次数:615

      煮好的肉饺子端到小叔子面前,晾得不冷不热了,再把筷子慢慢放在小叔子手中,“二伯伯,快吃吧!肉饺子很香!”看着小叔子夹起饺子,一口一口吃进嘴里,58岁的白淑英笑了……

      在黄骅市齐家务镇二麻沽村,白淑英疼小叔子在周边十里八村出了名。“小叔子智障,双目失明,还患有癫痫,我放心不下,去哪都带上他,就怕他身边没人会出危险……”白淑英说起小叔子满是关怀。

 

“把二伯伯当孩子,结婚38年疼他胜过自己儿女”


      白淑英的小叔子名叫李俊,今年57岁。白淑英和李广1982年结婚,此后38年来,一直像母亲对待孩子一样照顾着小叔子。

      公婆在时,白淑英就对小叔子关爱有加,有什么好吃的都先想着小叔子。小叔子爱吃饺子,白淑英总把饺子给小叔子留着,宁可让儿女少吃,也要让小叔子多吃。这么多年,为小叔子洗衣、洗头、理发、剪指甲……白淑英从没有不耐烦的时候。
      2007年,白淑英的婆婆和公公相继因病去世。从那时起,小叔子李俊没了爹娘,白淑英对他更加关爱。小叔子胆小,不敢自己住一间屋,白淑英便和丈夫商量,让小叔子和他们睡在一个土炕上。“那时二伯伯还患有癫痫,我怕他半夜万一犯病会有危险。”白淑英担心地说。

      说起自己和丈夫给小叔子洗澡,白淑英不好意思地笑了,“公公婆婆在时,也是我们给小叔子洗澡,最初我也不好意思,但后来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了。我最心疼二伯伯的傻,结婚38年疼他胜过自己的儿女。他都没爹没娘了,我不疼他就没人疼了。”

 

“就算离婚我也要带着二伯伯,别人照顾我不放心”


      人常说,世上只有妈妈好。而在李俊心中,却是“世上只有嫂子好”!李俊最听嫂子的话了,整天围着嫂子转,天天不知叫多少次嫂子还是叫不够。李俊说话吐字不清,别人很难听明白他在说什么,但白淑英却都能听明白。白淑英认为这是心灵感应,李俊想吃什么、想要什么、想干什么,她都能解释清楚。这个好嫂子成了小叔子的“翻译员”。

       李俊智力障碍,在大街上大小便不知遮羞,常常被一群顽皮的孩子追在后面喊“傻二力”(李俊小名叫“二力”)。为了不让小叔子受委屈,白淑英尽量不让他自己出家门。有急事时,白淑英就嘱咐小叔子在家等着,自己一会儿就回来。红白喜事出门,或去娘家,白淑英总是带着小叔子;去地里干活,她也让小叔子跟着,给小叔子找个凉快的地方待着。为了照顾小叔子,她很少回娘家。也因为照顾小叔子不能上班,白淑英就开起了小卖部贴补家用。

      李俊有一个不好的习惯,每天晚上都会把脱掉的臭袜子放进自己的口袋。白淑英总是等小叔子睡着了,再把袜子拿出来洗。有时李俊第二天发现口袋里的袜子不见了,就骂嫂子。白淑英总是能忍就忍,不和小叔子急。回忆起有一次小叔子惹自己生气,白淑英打了小叔子两下。当看到小叔子知道犯错后可怜的样子,她又后悔又心疼。“打在二伯伯身上,疼在我心上,以后他多犟,我也不打他了。”白淑英说。

      看着妻子这么关爱自己的残障弟弟,李广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。有一次,李广和妻子开玩笑,“如果咱俩离婚了,你就不用照顾李俊了,也不会这么累了。”白淑英却说:“就算离婚我也要带着二伯伯,别人照顾我不放心!”二麻沽村支部书记李道臣正巧来串门,听了个正着。李道臣被深深感动了,不由地称赞道:“像你这样的好嫂子找不到第二个了!”


“我希望走在二伯伯后面,真怕自己不在了他会受罪”


       每年春节,白淑英都给公婆和孩子们买新衣服,而且一定会给小叔子买,也一定会给小叔子压岁钱。“这些年,我每年都给二伯伯20元压岁钱,虽然不多,但二伯伯特别高兴,拿着压岁钱兴奋得到处跑,直到丢了为止。只要二伯伯高兴,我就高兴。”白淑英说着笑了。

      白淑英的儿子渐渐长大。前两年,让儿子和二伯伯睡一间屋。如今,儿子工作了,时常不在家,她又担心小叔子自己在一屋睡不行。“二伯伯这几年得了癫痫,我怕他晚上犯病,身边没人不安全。”白淑英说。她又让小叔子去自己和丈夫的房间一起睡,可小叔子不去。“你不过来睡,再出门就别跟我去了……”李俊听嫂子这样说,连声叫着嫂子央求,很快自己搬着被子来到了嫂子和大哥的屋。看到这一切,白淑英笑了。在她眼中,李俊就是自己手心儿里的宝,她不想让小叔子有半点危险、受半点委屈,对他特别疼爱。有一次,白淑英在门口给小叔子剪脚趾甲。一个过路人问:“这是你儿子吗?”白淑英笑着说:“是我的小叔子。”过路人笑着夸:“这嫂子可真好!”那一刻,白淑英觉得自己更应该好好心疼小叔子。

      2014年,李俊患了白内障,医生给他做手术。但手术过程中,他挣扎着不让做,最后手术失败,双目失明。眼睛看不见了,李俊就待在家中不出门。慢慢地,他摸索着记住了家中每个位置,能在家中摸索着行走。小叔子身体越来越差,只要出家门,白淑英就带上小叔子给他当眼又当腿。有一次,外面下着小雨,白淑英要去离家8里外的李村卫生所给小叔子拿药,但让小叔子自己在家,她实在放心不下,便把小叔子扶上三轮车,披好雨衣一起去卫生所。两人都被淋湿了,而白淑英心里却很踏实,因为小叔子在自己身边安然无恙。“平时小叔子有好吃的东西,别人要都不给,只给我;我烧火时,他经常给我送来板凳;他吃饭时见我不在,一定要等我来了再吃。小叔子特别依恋我,我一定要照顾好他。我最大的愿望是希望自己将来走在二伯伯后面,就是怕自己不在了,他会受罪。”白淑英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