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黄骅文明网 
天气预报:
你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> 文明创建  >> 感动黄骅

敬业奉献 一生“嫁”给了医院!黄骅好医生范力华走了!

2021/2/2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浏览次数:395
带着爱来
带着爱走那个一生“嫁”给医院的黄骅好医生去世了,从此人间再无范力华,天上又多一颗星

1月26日,好医生范力华在自己工作、生活过的黄骅骨科医院,走完了78岁的生命。

身披党旗,安详平静。自发赶来送行的人不少,却出奇得安静。大家低头默默走着,忍着哭泣,送他们的好医生最后一程。其中,一群泪痕满面的医生护士,相互挽着臂,步履缓缓,白大褂汇成白色的海洋。

从19岁到77岁,她把自己58年的时光,全部许给了医院和患者。带着爱来,带着爱走,她那洁白的身影,早已成为盐碱滩上最美的风景。

给患者看病


19岁的选择 一辈子的坚守

范力华走了,那些关于爱的故事,仍在人们之间口口相传——

急诊病人需要输血,她毫不犹豫举起自己的胳膊;为治疗肺心病患者,她口对口为病人人工呼吸;为抢救新生儿,她把管子的一头含在自己嘴里,另一头插入孩子的口腔、鼻腔、喉部,将脏物吸出来……

卧病在床的那些日子,她还经常感慨,常常梦见自己背着药箱,行走在盐碱荒滩上……

作为沧州卫校的优秀生,本来有更好的选择,她却来到了中捷农场。当时,中捷农场医院刚成立,房屋破烂,设备缺乏,医生少得可怜。19岁的范力华心里比谁都清楚,农场太需要医生了!

1962年春节,是范力华平生第一次在外过年。当时的她也没想到,此后从医57年,她的每个春节都是在医院度过的。甚至,为了工作,她连娘最后一面都没有见。

那是范力华最伤心最遗憾的事。当时,医院人手不够,她又当医生,又当护士,又当清洁工。等她安顿好病人到了家,与娘已是阴阳相隔。她痛哭了一场,安葬母亲后马上回到医院,又重新把微笑挂在脸上,一个人默默藏起悲伤……

半个多世纪以来,因为医术高超、医德高尚,她有多次机会可以调到条件更好、级别更高的医院。她一次次放弃了。因为她知道,这片土地更需要医生。


中捷斯友谊博物馆中收藏的范力华资料图片 图中,范力华正给自己扎针练习 河北日报记者 白云翻拍


那洁白的身影,是盐碱滩上最美的风景

大半生,范力华穿得最多的衣服,是白大褂。她洁白的身影,是盐碱滩上最美的风景。

上世纪60年代的农村,老百姓有病,往往挨着,不到万不得已不找大夫。医院里没病人时,范力华就身背药箱,一个人踏上茫茫盐碱滩,到农场各个角落去巡诊。一次,参加完学术会天已蒙蒙黑了。范力华放心不下病人,执意要回医院。班车没了,她步行从黄骅走到了中捷。当她带着两脚泥巴、一身寒气回到医院后,正赶上抢救一名急性心梗病人。她在病床前守护了3天3夜,直到病人转危为安,她一下子瘫坐在地,听诊器还挂在脖子上……

她一生未嫁。曾有不少人向她表露爱意,其中不乏共同奋战过的大学生。范力华都谢绝了。她不是不想恋爱、成家,她每天实在是太忙了。

在中捷农场医院,范力华办公室放着一张折叠沙发,见证了她“嫁”给医院的岁月。这一张沙发她用了20年,白天办公用,晚上铺开就是她的床。

退休后,她被聘到沧州和平医院,还是住办公室;到黄骅骨科医院工作后,她才有了自己的空间。那是一间一半位于地上、一半位于地下的斗室。

我们去过那里。推开门,一床、一桌、一椅,简单至极,多的只是书和笔记。衣架上挂着两件衣服,一件黑背心,一件白大褂。桌上摆着一张照片,竟是婚纱照。她妹妹说,那是范力华过生日时,同事们送给她的礼物。她很喜欢,一直摆在桌上。也许,在心里,她一直期盼着做个美丽的新娘,“嫁”给医院也行。


范力华在黄骅市骨科医院负一层的宿舍。河北日报记者 白云 摄


带着爱来 带着爱走

2017年,范力华确诊患癌后,硬是坚持着工作了一年多,2019年初癌症骨转移,她已经无法站立了,才不得不手术。

临上手术台前,她还向党组织缴了一万元的特殊党费,并立下遗嘱:

生就站着生,要清醒,要自理,要工作。死就快些死,不做无价值的抢救,捐献器官,骨灰撒入大海。

手术那天,她医治过的病人挤满了走廊,一如她当初对待患者那样守护着她……

2020年6月,范力华再次病重住院,生命垂危。黄骅骨科医院拿出最佳治疗方案,很多医生护士常来病房看望、守候。河北和生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、药学专家王战路再次义诊,免费提供最先进的抗癌药物。

范力华曾一度创造医学奇迹,癌细胞面积缩小……

今年元旦后,范力华病情突然加重;26日,在黄骅骨科医院去世。

“元旦前,王大夫刚刚寄来两个月的药,三姐没有用完就走了。生前,她留下遗言,没有用完的药,不要浪费,再寄回去,帮助其他患者。”范力华的妹妹说,姐姐是带着爱离开的,走得很安详。

24日刚刚赶来看望的老同事刘洪波,26日接到消息后,又赶来送范力华最后一程。他说,看着范力华去世后身披党旗,一下子想起了一年多前两个人之间那段关于生死的对话。听到范力华关于身后事的安排后,刘洪波说:“盖上党旗吧!”范力华问:“我够格吗?”刘洪波说:“够格!”说到这里,他的眼睛湿润了。

“大家都知道办公室是她的住处,又是值班室,所以夜晚值班医生、病人家属常去敲她办公室的窗户。只要听到敲窗户的声音,范院长就一骨碌爬起来去看病。这可不是一月两月、一年两年,是几十年如一日啊!”老同事陈长青哽咽着。

“听老人们说,好人走了,天上就会多一颗星星。”一位医生说,26日下夜班后,那么冷的天,他们几个相约去看夜空。浩瀚苍穹间星光明灭。他们努力地寻找着,因为他们相信,范力华就是夜空中的那颗星。